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加入华景 使用QQ帐号登录
查看: 3|回复: 0

童年的风向西吹 h5kzgdhk

[复制链接]

1193

主题

1193

帖子

1436

积分

智能机器人

Rank: 6Rank: 6

积分
1436
火星币
2427
QQ
发表于 4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当有人说,想和我做朋友,我会问他,你知道彩虹是什么变的吗?   

  可惜,没有一个人说出那个答案。   

  其实,我在童年的时候,也曾因为这个问题费解。   

  提起童年,总是想起我笨拙的模样。   

  “齐耳短发,过于文静。”这是小学同学对我的总结,我想,同学一定是碍于情面,所以婉言回避我的欠缺。但坦言,我并不在意过去。   

  念小学时,我的学习成绩一直中等偏下,体育极差,不文艺,唯一拿得出手的是钢笔字帖。假如老师们想起有我这个人,大概是因为没有按时交作业。   

  若论品格相貌,九十年代的小学生,审美谈不上考究,却也有阶段性的衡量标准,现在想来,大概是以课堂表现,和师生人缘为准。所以那时的我,气质为零。   

  但有一段时间,同学之间竟有谣言,说班长徐文星喜欢我,且说得越来越离谱。班里几个最顽劣的男生也掺和进来,常把我的文具盒抢去,放进徐文星的抽屉里,起哄不迭。我害怕众目睽睽的感觉,每每急得想哭,他们却毫不理会,直到上课铃声拉响,徐文星才一脸不屑的把文具盒扔过来,算是罢休。   

  谣言的起因,大概是因为我和徐文星同在国画班上兴趣课,他每次都要和我做一桌,但我心里清楚,那是为了方便欺负我。譬如,他作画要占去四分之三的桌面,把我挤到桌角,完成画作后,会将洗过毛笔的墨水倒进我的调色盘,或者在我快画好的作品上乱涂几笔,这令我十分气恼,却敢怒不敢言。因此,说他喜欢我,不啻为一个笑柄。   

  然而圣诞节的时候,徐文星却莫名其妙地送我一张节日贺卡,上面写了几行字,只是“圣诞快乐,学习进步”一类的意思。我以为这是握手言和的意思,便收下了,但被几个女同学看见,则又成了谣言的铁证。   

  谣言使我愈加懦弱,以至于念初中以后,第一次被男生表白,我惊得面红耳赤,结巴道:不要……不要乱讲。也因此,从不接受任何人的爱慕之情。   

  我想,我性北京白癜风医院格中压抑的成分,很大一方面是源于我的母亲。人们说,我的母亲是一个有着“刀子嘴豆腐心”的人,这意味着,她在爱一个人时,依旧恶语相向。   

  我从不敢向母亲提任何要求,从不敢,直到现在也是。   

  而我的父亲,一个常年在外的小商人,对我的生活更是疏于管教。   

  即便如此,父亲仍是我在孩提时期最大的精神寄托,每隔一段时间,我就会去零售店打一通电话,话到最后,总问一声:爸爸,你还要多久回来?   

  也许是因为孤独,那段记忆太过混沌。直到,我遇见葵紫,时光的印记,才变得清晰起来。   

  葵紫和我住在一条街,是我在一次玩耍中结识。记得是夏天,一个闷热的傍晚,我在保险局的家属大院儿里玩沙子,葵紫和她的表弟正吵架,我蹲在地上,无意间听到一些内容,似乎是弟弟从别的县城过来做客,责怪姐姐同别人玩耍,不讲义气,慢待了他。两人吵得厉害,过一会儿,弟弟哇一声哭了,葵紫也跟着哭,说,我哪里不讲义气了!   

  我在一旁看傻,但不知哪里来的勇气,竟走过去劝解。许是说话没注意,我脚尖一滑,摔在地上吃了满嘴沙子,倒把姐弟俩逗笑了。葵紫说,那个时候,她就决定和我做最好的朋友。   

  我喜欢和葵紫在一起,在她的眼里,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关注,换言之,那是一种建立在尊重之上的关注。她说,张素心,你笑起来眼睛像月牙……张素心,这个古代美女是你画的吗?你真是天才……张素心,你的指甲像玻璃一样透明……张素心……张素心……   

  葵紫有些男孩子气,留着短头发,像郭富城在《对你爱不完》MV中的造型,爱穿深色衣裳,笑声爽朗,和女生玩“家家酒”的时候,总是扮演“爸爸”的角色。有了她,我在小城里的生活便不再寂寞。   

  “你知不知道,彩虹是什么变的?”一次雨后,我们坐在山丘上看彩虹,她问我。   

  “是什么变的?”   

  “蝴蝶的灵魂。”   

  “蝴蝶有灵魂吗?”   

  “当然啦。人有灵魂,动物肯定也有。”   

  “那灵魂是什么样子?”   

  “你是什么样,灵魂就是什么样。它藏在你的身体里,等你睡着了,它就跑出来,守在床边上,不让别的灵魂害你。”   

  我信以为真,立刻觉得有一股神秘的气息附在体内。我问她,那灵魂会被雨打湿,会被风吹走吗?她忽然咯咯一笑:我哪里晓得,刚才是哄你的。   

  那天晚上,我久久未眠,总觉得一闭上眼睛,我的魂魄就会飘出来,盯着我看。   

  窗外很吵,不知谁家死了人,正在“做道场”,铜钹声促,吊丧得了白癜风吃苹果行吗的人把调子拖得极长,认真听很伤神经。   

  我走到窗前,在黑暗中窥探。远处一块就要被征用改建的田地上,几个假和尚正围着一座坟茔做法事,坟前点着蜡烛,烧着纸钱,假和尚绕着烧纸的火盆摇铃,敲木鱼,念咒,以此超度亡灵。   

  我想,葵紫说的话,应该是真的罢。   

  后来听说,葵紫的父亲得了恶性肿瘤,不多久便去世了。   

  有一天,我们坐在南门街的古城墙上望风景,秋日熹微,透过槐树,斑斑驳驳洒在衣上。我问葵紫,你难过么?   

  她踢着两条腿,说,我妈妈又要结婚了,你说我难过吗?   

  我一时沉默,她又道,我以前不喜欢爸爸,他也不喜欢我,可是他死了,我却特别特别想他了。   

  我那时不懂,怎么去安慰一个过早失去父亲的孩子,便拉起她的手,说,走,我们去瀑布那边耍。   

  她点点头,站起来跟我走。   

  我们穿过屋瓦古旧的街市,经过芳草纷披的田野,去看县城里唯一的瀑布景观。   

  那时候,绕城而过的鹅江水清澈见底,而被称作“鹅江飞雪”的南郊瀑布,算是远近闻名。我和葵紫坐在磨洗如明镜的大青石上,江水湍急,从百米高的悬崖倾泻而下,浪声轰鸣,震耳欲聋。   

  葵紫说,我真的希望世界上有鬼魂,我希望爸爸能常来看我。   

  恩,晓得。我望着奔腾的瀑布,淡淡回答,仿佛成熟了一般。我想,生死若有灵魂,我们便无需悲伤。   

  整整一个学期,我和葵紫几乎每天一起玩耍。我们常在放学后跑去郊区,捉小鱼,捉蛤蟆、捉蚂蚱、捉蜻蜓……凡是敢碰的小动物,我们都逮回来。对有益的,玩一会儿便放生,有害的,便处以火刑。   

  寒假的时候,我们偷偷坐车去乡下。乡下有一个叫“三块碑”的草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市,月里赶场,草市上会出售各种名类的小火炮,我和葵紫一人买几盒,在田野里一边走,一边“轰炸”,嘴里不停嘟囔: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加入华景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