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加入华景 使用QQ帐号登录
查看: 19|回复: 0

坞梅雪

[复制链接]

3567

主题

3567

帖子

4285

积分

多啦A梦

Rank: 8Rank: 8Rank: 8Rank: 8

积分
4285
火星币
7178
QQ
发表于 2017-6-15 00:16:11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幽谷清坞寒色浓,白衣取雪发映月。   

  晓梅微雨熏烟红,玉面拂香洛玲珑。   

  第一篇   

  第一章:缘起   

  越国的冬天本就是冷的。这原就寂静的山坳被寒风刮来的雪严严实实地覆着,就越显出几分苍荒的味道。   

  那唯一一间小小的茅屋已然隐入了积雪,只剩下个模糊的轮廓。小屋的窗还半开着,晨风夹着飞雪卷进屋内,窗帏飘摇中,墙上陈旧的古画轻微翻动,似发出几声簌簌的低叹。   

  屋内正一室清凄,而门外的小梅园却已依稀点出了几粒红蕊。   

  木诃华安静的坐在窗前的书案旁,白衣白发、似融入了冰雪的世界,唯唇上一点殷红如点开的梅蕊。寒霜染上他的眉梢,他仍旧安静坐着,面色莹白苍然,远远望着,似一座晶莹的冰雕。   

  寒风似乎更猛了一些,冰凉的雪片打着卷扑进屋内,白色雪花中夹杂着一丝丝黑色绒羽,带着一股腥咸的气息。   

  木诃华慢慢抬眼,眸中似带了些活气。他将半开的小窗推开,一片黑影已卷着风雪扑到窗前,黑云似的将窗口遮的严实,小小窗口上只余一团漆黑,隐约可见出巨大黑鹰的影子,黑影中闪着两束绿光,泛出冷幽寒气。   

  看着这阴森恐怖的庞然大物,木诃华竟低头浅浅一笑,冲它招了招手,那黑鸟一低头,就钻进了窗口。木诃华抬手理了理它乌黑光亮的黑羽,淡淡启唇道:“这次来的挺早,可是想我了。”他声色清润,黑鹰隐去了凶相,顺从地凑进他的怀中。   

  木诃华淡淡笑着,面上有了些生息。那黑鹰霍然抬头看着他,长长的喙轻轻煽动着。木诃华道“怎么了,今日还有事?”黑鹰将头抽出窗外,转身向梅林走去,庞大的身躯摇摇晃晃,有些滑稽。   

  木诃华眸中现出一丝不舍,他轻唤了声“小鹰。”黑鹰转头看它,眼中绿光闪个不停。木诃华顿了顿,软下声道,“你走吧,要听他的话。”黑鹰看着他,嘴里发出几声嘶鸣。木诃华愣了愣,那黑鹰扑闪着庞大的羽翼又一阵嘶叫。木诃华无奈一笑,只得起身,却见他身子偏了偏,竟鬼魅似的从小窗飘了出来。   

  黑鹰见他出了屋,便又转头向梅林走去。木诃华不知它在搞什么把戏,但他还是慢慢的跟着它。因为这只巨大的黑鹰是他的朋友,他唯一的朋友。   

  黑鹰一摇一摆地走在梅林间,时不时回头看看他有没有跟上来。木诃华白衣银发,一张玉颜俊美无双,缓步走在这冰雪梅林中,像是雪国的天神。   

  黑鹰摇摇摆摆地走到一株粗壮的梅树下,忽然停下来转头看着他,身子晃动着,扑闪着羽翼呼唤他快点过来。木诃华淡淡一笑,走到了它身边,不由笑道:“这次又藏了什么。”黑鹰喘了喘气,瞪圆了眼睛看他,一气竟一步跳开了。   

  木诃华正欲逗它,却忽然暼到了一抹绿色微光。一转头,就见梅树下躺着一个绿衣北京中科皮肤医院好不好女子,衣衫破烂,浑身伤口已血肉可见。似是惧冷,那女子已在雪地上蜷成一团,似乎还轻微地打着颤。墨发覆在面上,不见容貌。木诃华看着这个冻僵的姑娘,一时间愣住了。   

  当他转头看着黑鹰时,而那小鹰却扬起黑翼,瞬间飞走了。   

  他已经很久没有踏出梅坞,更从未见过外人。忽然间见到一个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女子。他不知该如何是好。   

  那调皮的黑鹰还在梅林上空打着旋,嘴中嘶声不停。   

  木诃华看着空中急躁的黑鹰,有些无奈,只得蹲下身仔细地看了看地上奄奄一息的女子,梅坞独有出晨风钻进她的衣裙,她苍白的脸色透着几分奄奄一息的味道。木诃华理了理她凌乱的长发,感到这长发如墨。他顿了顿,方轻声道“她是你找来陪我的吗。”   

  雪更猛了些,女子颤抖地将自己抱的更紧,嘴里还含糊不清的念叨什么。木诃华理了理她凌乱的黑发,墨发下是一张明艳却苍白的脸,嘴角还覆着干涸的血渍。   

  木诃华抬头看了看树上几粒稀疏的粉色梅蕊,不由得呆了呆。不出十日,梅花便要开了。即使今日救了她,到时父亲会放过她吗。更何况……想到这里,木诃华的眸光暗了下去。   

  木诃华最终还是救了她。当他抱着奄奄一息的绿衣姑娘走到他的药童房中要他救人时。被叫做小陀的男孩一脸震惊地看着他,半晌才道“公子竟还有半晌才道“公子竟还有闲心管别人。”木诃华道:“小鹰带她来的。”男孩忙道“不可能,她是从后面崖上掉下来的,我亲眼所见。”   

  木诃华看着他,道:“何时。”男孩缩了缩脖子,“昨日下午。”“为何不救。”男孩瞪着眼,“先生明明不北京治疗白癜风术需要多少钱许……”木诃华眯了眯眼,眼里蕴了些怒意。男孩害怕的低下头,但仍断断续续道“况且公子很快……很快就……到时先生也不会放过这姑娘的,即使我们今日救她,她也活不了。”   

  木诃华转身将怀中人放到竹榻上,慢慢道“我已决定了,三日之内治好她,让她走。”男孩忙到“可是……”木诃华转头盯着他,慢慢道“你也不听话了吗。”男孩低下头,喃喃道:“小陀听话,可是,可是三日不够。”木诃华转过身,低声道:“先生回来之前让她走吧。”男孩沉默地看着他雪白的背影,闷闷地应了一声。   

  第二章:前世   

  夜风仍寒,但今夜,木诃华似乎比往日都要睡得安稳些。第二日,木诃华起的很早。灰黑色的天边才刚现出一点微光来,他就醒了。他掀开棉被,披上斗篷便出了门。   

  他或许要去看一看昨日来到梅坞的那位客人醒了没有。当他掀开厚厚的挡风帘,就看见他的客人,那个绿衣的姑娘仍安静地躺在床上。木诃华在门口顿了片刻,还是走到床边,慢慢坐了下来。   

  床上的人闭着双眼,直眉修长,嘴角血渍拭去后,一张小脸格外明艳动人,鬓旁两缕湖绿色发束散在黑发中,有一丝灵动,又有一丝妖艳。   

  木诃华静静的坐着,他盯着床上的人,眼神又变得空洞起来。   

  他已在这里等了很久,他的祖辈都等在这里,从两百年前开始。   

  在这座茅屋下面,有一间石室,石室里有一张寒冰床和一副冰玉棺。小小玉棺放在冰床上,满屋都是彻骨的寒气。而那玉棺里,躺着一个皱巴巴的小女婴。   

  她在那玉北京白癜风医院在哪棺里躺了两百年。他的祖辈们就在这里等了两百年,这是他们家族的宿命,也将是他的宿命。   

  但十八年前,玉棺中的人醒了。   

  那一年,木诃华十岁。他的父亲经历了半生疯魔般的尝试之后,终于将玉棺中的人唤醒。父亲说,她是他们家族始祖的孪生长姐。父亲给她起名星微。意为:云卷残月,星矢微落。   

  他们的始祖,是两百年前雄踞大陆的古云朝皇子,而这个叫编辑评语家族传承,两百年守在荒凉雪山,只为等待一个沉睡的人。为了一个衰退的家族,一个败落的王朝。数十年与雪相伴的生活,让他退却了家族使命感。人生皑皑如白雪,他的生命或许只能是荒凉寂寞的。她的出现,给这苍白雪山带来了一丝温暖与色彩。也给他荒寂的生命带来希望。他终于想要摆脱宿命。这个故事来自我的长篇武侠摇光纪,讲述生在主人公星微的家族中的男子一生的宿命。(作者自评)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加入华景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