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加入华景 使用QQ帐号登录
查看: 0|回复: 0

飞鸟未飞,爱不悲

[复制链接]

2万

主题

2万

帖子

2万

积分

多啦A梦

Rank: 8Rank: 8Rank: 8Rank: 8

积分
29644
火星币
49525
QQ
发表于 2017-8-13 09:28:3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
   
   
    飞鸟未飞,爱不悲
      
   
    1.那个和你面容相仿的男生
    林霖打来电话的时候,我正追着一小青年满北京跑得特兴奋。
    为什么?
    小青年竟然偷我的钱包!虽然那包里也就几百块钱,到那可是四叶草限量版的!而且是那个人送我的······
    那男的估计是刘翔二代,转街过巷的,一下子就没了影,只剩下我一个人在原地累得快倒地。
    心一横,我就干脆不追了。大不了这个月让林霖养我。
    手机还在响着。
    我接了起来,刚准备说我钱包被人偷了,所以这个月你得养我,林霖就说开了:“易泽快来提米拉苏伤,有人要见你。”
    “我没钱."
    “你这倒霉孩子!不要你请!”
    我抬头看了看六月的太阳,说:“等我十分钟。”
    六月的太阳,毒辣的像孩子他后妈。既然有人请我去有空调的地方,还有免费冰沙吃,为什么不去,反而带在太阳底下受他的摧残!
    十分钟后,我站在提米拉苏伤门口就想,怎么我追那贼是就没这么快呢?
    推门进去的时候,我一眼就看见了坐在角落里的林霖。美女走到哪都是焦点,哪怕在一黑不隆咚的地方 。
    她的对面是一个身形瘦削的男生,时不时的看看窗外的大街。
    我走过去坐在林霖的旁边,对男生笑了一下,却并未看他一眼。我看的是桌子上的蓝莓冰沙,冰沙!
    林霖踢了我一脚,示意我抬头看。
   银川治白癜风最好的医院 我抬头看了一眼他,忍不住在细细的看。
    任易枝!
    我有些吃惊,但更多的是喜悦。
    林霖忙拉了我一下,低声说:“他不是任毅枝,只是拥有相似面孔的人,你亲眼看到那件事的发生的!”
    男生微笑着,我细细的看着。真的不像,易枝笑的时候会有小酒窝,但这个男生没有;易枝也不会留这种偶像头,他的头发一直不超过一厘米的。
    原来真的不是呵。
    这世上怎么还会出现第二个他呢。不会的。
    男生开口:“你好,我是杜原。我知道你,易泽,知名写手。我们交个朋友好吗?
    我亦微笑:“好啊。”
    杜原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钱包,我觉得有些眼熟,细看,原来是我丢失的那个钱包那一款。“原来你也有一个这样的钱包呵。”杜原大笑着:“什么啊!这就是你的钱包啊!”
    我一听,原来他就是那个偷我钱包的贼!我立马就愤怒了,夺过钱包,愤然说道:“对不起,我没有小偷这样的朋友!再见!”
    易枝。和你有相同面貌的人,怎么可以是这样的一个人呢?
    杜原连忙拉住我,说:“易泽,你还记得吗?你写过一篇文章,男生想认识女生,就偷了女生的钱包的钱包。你的后记说,你希望有一天也有那样的男生来到你身边,所以我就偷了你的钱包。我真的不是贼!我只是······想和你交朋友······”
    我有些呆住了,看着杜原那张和易枝一样清秀的面庞,久久说不出话来。
    林霖拉着我坐下:“杜原大概算得上是你的粉丝,得之我认识你,就求我引见。你要明白,他不是他,如果要做朋友,你不能把他当做他。”
    对啊,这世上,易枝只有一个,相似的人却有很多。
    我展开笑面:“谢谢。还有,原谅我的失礼。”
    杜原有些羞涩:“那我们做朋友好吗?我是说,男女朋友的那种,好吗?
    他的眼里,有满满的期盼。
    可是。
    “对不起,我不能爱你。我已经有爱的人了,很爱很爱的那种,爱到,除了他谁也爱不了。请原谅。”
    是啊,我怎么可以去爱除却易枝以外的人呢。我的爱都给了他,哪还有什么爱去给别的人呢。
    “那么,我等着你好不好?等到你能放下的时候,等到你可以爱我的时候,那时候,请你不要再拒绝我,好吗?”
    好吗?你说,怎么回答才会不伤害到你。该怎么说明,我们是不可能的。该怎么告诉你,我这辈子再也不会喜欢上别的男生。
    突然很想离开。于是我抓起包包,逃离了提米拉苏伤。
    2.离别是为了再聚
    第二次见到杜原的时候,是在学校的大门前。
    他身姿挺拔的站在校门口,看见我出来,立刻跑了过来。
    “易泽,我很想你,所以来这里看看你,请你不要赶我走好吗?”
    我淡淡的笑了笑,说:“不会的。”
    他欣喜若狂,接过我手里的书,拉着我往学校旁边的餐厅走去:“去吃饭吧!”
    我没有拒绝。
    餐厅里。
    杜原不停地往我碗里夹菜,堆起了一座小山,我却始终未夹起送到嘴里。说白了,一点吃的心情也没有。因为,我真的很想很想易枝。
    杜原见我这样,也停下了筷子,正要开口询问,我打断了他:“杜原,我们······交往吧。”他像在听天方夜谭,我淡淡的笑:“真的,我们交往吧。”他终于不再惊讶,转而微笑着:“易泽,来找你之前,我一直在想一句话‘离别是为了再聚’,原来是真的啊!那次的离别,换来了以后的相守。真好啊。”
    脑海中突然闪过林霖的脸,她神色认真的说:“你要明白,他不是他。”是啊,我明白,但,请让我用他来怀念易枝 。
    从今天开始,我的男朋友是杜原了,而不是你,任易枝,曾经的那个说爱我到死的人。再
    3.有一个人惺惺相惜,有一颗心心心相映
    林霖打来电话时,我正和杜原在华恒附近的天桥上吹风。七八月份的夜晚,凉习的风吹到脸上,顿时消除了炎热。
    我接起电话,说了声喂,却不见反应。过了会儿,林霖才开口,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:“易泽,你是真的喜欢杜原吗?······如果不是,请你不要伤害他,不要那么自私,好吗?他是无辜的!他······不是任易枝,只是面容相仿,而已。“
    “如果你喜欢他,就和我争啊。”
    林霖挂掉了电话,我明白,我伤到了她。但,所有人都不要打扰我们好吗?请让我们安静的陪着彼此,好不好。你不是杜原,我也不是易泽,就是两个惺惺相惜的人,给彼此慰藉。
    杜原静静的望着我,眼睛里有一种莫可言明的情愫。“易泽,你要好好的生活,好好的快乐生活。”
    我是很感动。
    我伸出双臂,轻轻地抱着他瘦削的身体,脸贴在他的胸前:“杜原,一直陪着我好不好,即使死,也要在一起。因为,我真的孤单怕了。
    易枝,一直陪着我好不好,即使死,也要在一起。因为,我真的孤单怕了。没有你的日子,我真的孤单怕了。
    站在人来人往的天桥上,望着下面来来往往的人和车辆,四周也已华灯初上,拥抱着男生温热的身体,为什么我还是感觉到孤单。
    我和杜原开始像一般恋人那样约会。
    我和他一起去了朝阳街,在小巷的深处,有一家巧克力制作工厂,是客人自己制作,就像是捏泥巴的店那种。里面有许多和我们年纪相仿的恋人。老板见我们来了,也没有迎上来,只是友好的一笑,示意我们自己动手,丰衣足食。
    杜原拉着我,走到无人的小作坊,开始与那些巧克力原浆作战。我环顾四周,心里涌起了一股喜欢。这个地方真的很棒啊!
    不做迟疑,我卷起袖子,开始做了起来。
    做完了之后 ,我擦掉额上的汗水,瞥了一眼杜原,不由得惊奇起来。
    杜原做了一束玫瑰!我数了数,十一朵。是一朵玫瑰的花语不就是一生一世只爱你一个么.
    只见杜原用托盘托起玫瑰,端到我面前,说:“其实我想爱你一百年的,但可能我活不了那么久,所以,请你活的时间比我少一点,那样,我就可以多爱你一点,你就会幸福一点。你死去的时候,我会为你披麻戴孝,让所有人都看见你有多么幸福。”
    我明白我是这世上最幸运的人,但杜原,如果我不爱你,你要怎么办,我又要怎么办。
    也许,我们的爱情,需要我忘记名姓来爱你。
    那么,好吧。
    我扯回游离云外的的思绪,甜笑着接下玫瑰花:“那我们一定要一直在一起哦。嗯,一直在一起,永不分开。”
    终于。有一个人惺惺相惜,有一个人心心相映。虽然这人,我只能爱他于无名无姓。
    和杜原在街上闲逛,却遇到了大雨将至。
    杜原故作神秘:“带你去一个地方哦!”这么多天,我已习惯了他时时给我惊喜。所以我任由她拉着我,不问什么地方。
    大概走了十分钟,雨已经开始一滴一滴的覆住大地。
    杜原说到了。我抬头一看,是无轩。
    无轩是一家粥店,我以前经常来的,最喜欢里面卖的蓝莓冰粥。如果碰上夏天,我会一天来三四次。
    和易枝一起来。
    但自从易枝走了以后,我再也没有来过。我怕睹物思人,怕自己承受不住,怕风平浪静的假象天翻地覆。
    这次,杜原算是犯了我的大忌。
    我撇下杜原,在雨中狂奔了起来。如果我回头,就会看见杜原此时的目光有多哀伤,那种被最爱的人抛弃的哀伤。
    可我看不到。
    我此刻心心念念的,是我挚爱的   4.我不愿回首的过去
    是我害死了易枝。我亲手害死了我最爱也最爱我的人。白癜风治疗时间和过程
    那天。
    我以为又是美好的一天,有易枝爱着的一天。
    天气炎热的不得了,我闹着要易枝去给我买蓝莓冰粥。易枝宽容的笑笑,摸摸我的额头,就转街过巷的去为他的小爱人买冰粥。
    没想到这一别就是永别。
    同学打电话来时,我正坐在护栏上,悠闲地看着无云碧空,等待着美味的蓝莓冰粥。听到那个消息时,我有些呆,转瞬北京中科医院曝光回答道:“姐姐,今天是2008年7月23日,不是愚人节!”同学重复着,让我赶快去无轩,还说骗我她是我孙子。我认识到事情的严重性,急忙跳下护栏。由于有些高,我的脚歪了一下,有些吃痛,但我顾不得那么多,以最快的速度赶往无轩。
    半分钟后,迎接我的,是易枝倒在血泊中,手里的冰粥撒了一地。我奔过去,用力的抱起他,摇晃着,嘴里呢喃不清的说着:“易枝,快起来啊,你买给我的冰粥呢?小泽要吃冰粥,你快起来去买啊······呜呜······你快起来啊······你不是说,这辈子你绝不会让我哭吗?易枝,你起来好不好?不要不理我好不好?呜呜······我以后······再也不缠着你给我买冰沙了······你起来好不好呜呜······”
    救护车来了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加入华景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